正在阅读:

法治能消除贫困?

966

tb10        世界著名投资家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是开放社会基金会(Open Society Foundations)创始人和主席,法兹勒•哈桑•阿比德(Fazle Hasan Abed)是公民社会团体孟加拉农村发展委员会(BRAC)创始人和主席,俩人联合撰文说: 

“得到法律赋权的公民既是民主的保障,也是民主的生命线。只有在人人都能使用法律武器的时候,世界才能战胜贫困。”——《唯有法治才能消除贫困》(金融时报)

 

这个观点并不新颖,从有文字抑或有生命之始就存在于物种起源之中。几乎被史册反复重复而屡遭暴君视而不见,被庸君肆无忌惮改写,被明君释放又被军权关押。

 

乔治·索罗斯说:“这些解决方案的成本并不高。我们已在一些地方见到它们的潜在成效,比如孟加拉国的公民社会组织就通过在贫困社群培训数以千计的“赤脚律师”,巩固了贫困人群的合法权利。“

 

为什么“赤脚律师”能巩固法冶?

 

因为他们是唯一有权和有专业知识监督法治的专业群体。一个社会是否有公正,就看这个社会的律师的地位。律师多到打赤脚,这个社会不会贫困。

 

阿根廷有一个“劳工律师协会组织”,打劳资纠纷是免费的。律师从胜诉之后的赔偿费中提取一半作为事后佣金。也就是说,律师要先出诉讼费,败诉血本无归。

 

企业主闻风丧胆,一般接受庭外调解,满足律师财欲而节省劳工赔款。律师制也不尽公平,至少可以扼制强权一方的为所欲为。

 

在中国,人民惧怕战争。因为他们生活在没有律师监督军权的社会。1982年阿根廷军政府发动马岛战争失败,反对党一举推翻了阿尔铁里的军政府,从此把军权置于法治之下,由专业律师一状告上法庭,判处了阿尔铁里总统无期徒刑。余党也纷纷受到不同判刑。为死难者讨回了公正。

 

史书上定义这次政改为“民主回归”。(Return of
democracy)

 

从此,南美律师诉讼军政府侵权血案成了近30年来的主要大案。

 

巴西新任女总统迪尔玛·罗塞夫(Dilma Rousseff)成立真相委员会开始追查在长达20年的军政府独裁统治下,军方对人民的迫害。调查中,关于巴西和巴西总统的痛苦往事开始显现,而其中那些让人不寒而栗的细节,牢牢地吸引了巴西国民的注意力。

 

军政府独裁统治时期(19641985)的分争一直延续至今。退休的军方将领,包括被控对罗塞夫施以酷刑的76岁前陆军中校毛利西奥·洛佩斯·利马(Maurício Lopes
Lima)
,对显示军方滥用私刑的证据提出了质疑。同时,维权组织正在全力追索洛佩斯·利马,以及其他被控滥用酷刑的军方人物,并包围了他们在巴西各个城市的住处。最近,他们在海滨度假城市瓜鲁雅举行活报剧抗议活动时,在洛佩斯家大门的入口处用红色油漆写下了这样一句话:“一名独裁时期的滥用酷刑者住在这里。”

 

1979年的大赦使军方将领仍可以免受滥用酷刑的起诉。尽管如此,今年5月成立的真相委员会受命进行为期两年的调查,翻开了历史的血案。

 

据估计,独裁统治者杀害了大约400人;受到严刑拷打的受难者人数被认为多达数千。

 

曾是一名将军的缅甸现任总统登盛(Thein Sein,又译吴登盛)正在领导着该国政府,告别过去的独裁统治。其相关举措包括释放异见分子。

 

今年67岁的昂山素季现在是缅甸国会成员,她曾被软禁15年,一直都是个人牺牲及为人权而战斗的国际符号。当她的两个孩子远离母亲,在异国他乡长大时,她在缅甸饱受煎熬。她的丈夫迈克·阿里斯(Michael Aris)1999年因前列腺癌去世时,她仍在缅甸。

 

在昂山素季幼年时,其父昂山将军(Gen. Aung San) 协助带领缅甸摆脱了英国的殖民统治,但他于1947年被暗杀,之后,昂山素季目睹缅甸陷入军事独裁。

 

昂山素季说,“异见分子不能永远做异见分子。我们就是因为不想做异见分子,才成了异见分子。”

 

她接着说,“我不相信职业异见分子。我认为那只是一个阶段,像人的青少年时代。”

 

实际上,异见就是律师的专业。若将异见关押,就是关押了法治和公正。这个政府就是军政府。

 

联合国资料显示,全球约有40亿人得不到法律的保护,主要原因就在于他们是穷人。拯救穷人的办法只有法治。而成本最低的方案就是培训“赤脚律师”。

 

昂山素季还有一句名言:“并非权力令人腐化,而是恐惧。掌权者因害怕失去权力而腐败。受制于权力者,因惧怕为权力所伤而腐败。”

 

治疗恐惧的唯一医师就是律师。这正是中国的缺失。

 

作者:冯梦云,供职于南美《新阿根廷周刋》,博主转自阅想网,链接地址:http://www.thinkread.cn/thought/3761/

留下脚印,证明你来过。

*

*

流汗坏笑撇嘴大兵流泪发呆抠鼻吓到偷笑得意呲牙亲亲疑问调皮可爱白眼难过愤怒惊讶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