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一个人和某类事物的关系

809

tb4

      他的作品气势沉雄、意蕴高远、笔力强健而汇成一股语言的隆隆的雷鸣,挟带着西北的天风滚滚而来,一扫当今散文界那些花前月下的虫鸣蛙唱、那些连标点都在叹息的无病呻吟、那些捏着鼻子发声的拿腔拿调,而使人如闻天籁,振聋发聩。我推荐这篇散文给大家,觉得不错的朋友,请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这篇散文摘自《周涛散文》三卷装的第二卷237-242页。 


  一个人和某类事物的关系

      人的生命是一卷感光的胶片,在岁月的浸泡下渐渐显影。很多事物就是这样,它不显影你是不会知道的,秘密藏在胶片里,而不是藏在显影液里,不是时间造就了我们,而是时间帮助我们显示出了自己。所以,每当一个有感悟能力的人郁郁地凝望天空、承受着阳光、接受着微风的撩拨时,他的表情里都有一种类似水中之鱼的呆傻凝固的样子。
       这种样子可以称为愚蠢的本色。
       我非常喜欢人的这种本色,每当我偶尔无意间看到人的这种状态时,不免肃然起敬,意会神通。我想,人原本就是这样真实朴素的,像一截木头或一块石头那么自然,聪明能干之类都是后来染上去的颜色。而愚蠢的本色流露却是真实,是儿童的表情、动物的神态,在愚蠢的瞬间后面包容着一个与天地同步的大表情、大智慧。人的聪明可以是千姿百态,但是这种愚不可及的表情只有一个样子,他使所有人相通了。“愚不可及”这个词发明得多妙,“愚”同样是不可达到的境界。
       由于一片树叶悄然而落,一人潸然泪下,他想到了人生的短暂易逝;
       由于一朵云的成熟爆裂,一个人也可能会心花怒放,仿佛看到生命的气象在天空中呈现的伟大景观;一切都是无关的,又都是无关的、暗示的、逐步显示的。一个人的显影过程是漫长的,从生下来的那天开始,到死了以后也许都不能结束。活着就已经“定影”是可悲的,盖棺即可以定论也显得有些简单明了了些,最理想的是那种人——在他们的肉体消失以后很久,他们的灵魂的力量仍在世人的目光中渐渐呈现新的、丰富的、令人惊讶的内容。
.....(此处省去13段)
       我是一个害怕丧失初心的人,一个谨慎的、心怀警惕之念的探进者,我不求有闻达之功,但求无歧路之错地小心行进,并非不知某种投机取巧可以立杆见影,也并非不知某些名满天下的人物其实根本就是一个被吹起来的文学气泡儿,我忍受着误解、偏见、傲慢和打击,目的只有一个:决不偏离朴素的生活真谛!我知道在各种诱惑、压迫和哄骗之下,只有自己的眼睛和心灵看到的东西是不可偏离的,因为这才是真正重要的。
......(此处省去11段)
       事情就是这样:一个人和某类事物的关系,往往不是选择而是注定。中国人有一句话叫做“命中注定”,这是一种神悟。哪有什么“选择”呦,所谓选择的结果,还是命中注定。
       几乎所有的官员在少年时代都担任过班干部......几乎大部分发财的都在过去的时代里穷途末路的....而且不管哪个领域里的优秀人物,都具有某种异乎常人的禀赋素质......这一切,都不像是“选择”的结果。
       在一本预测人生的书里,讲到各种属相的人的性格和方式,对于属狗的人,有这样一些说法:
       出生狗年的人不太注重钱财,但他们需要钱财时,没人象他们那样具有找钱的能力。
       尽管属狗的人外表看起来情绪高昂,但内心世界存留着一块悲观厌世的天地。他们会为那些不必要担心的事情而焦虑,猜想着世界上每一个角落都可能潜藏着危机。而有时候,他们的预感会变成现实。
       无论属狗人是否承认,他们确有这个特点:在内心里将人们按他们的观点划分等次,而且是两级分化,你对他来说,或者是朋友,或者是对手,他们不相信中庸。
       只有人们袭击他的家庭时,他才会真正的狂怒。他攻击别人时异常凶猛,常常不宣而战,言辞尖刻、激烈。
       他渴求一个好榜样引导自己,愿意从更年长者那里汲取经验,保证自己事业、生活的平稳发展。
       无需讳言,我正是属狗。而且五行在火。 

 

留下脚印,证明你来过。

*

*

流汗坏笑撇嘴大兵流泪发呆抠鼻吓到偷笑得意呲牙亲亲疑问调皮可爱白眼难过愤怒惊讶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