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当法律和常识过不去

759

tb20        常识对应大众,而“专业”对应少数自认为的精英。以“专业”的名义,把很多东西弄得好像只有少数人才懂,是他们说的才对,从而操纵话语权,这是现代性的特产。

       有一个看似不起眼的新闻,让我很有吐槽的冲动。

       事情是这样:有一个人A,开了一家五金厂,要给一个姓陈的人汇18万元货款。可在网银上操作时,一不小心错转给了另外一个人:B。

       幸好A和B认识,所以当A找到B时,后者很爽快地答应把钱退还。但是,当他们一起到银行取款时,却被告之,B的银行账户已经被法院冻结了。

       法院为什么冻结B的银行账户呢?原来,B欠了别人30万元,于是别人把他告了。当法院冻结B的账户,正准备通知他时,这么一档子事出来了。

       但这一切和A有什么关系?他与B一起,找到了法院,想拿回这笔钱。

       法院遗憾地对A表示,你要想拿回这18万元,只能去起诉B欠你那么多了。但,因为是别人先告B欠了30万元,所以,按照先后顺序,只能等B先还了人家,才能还你。

       似乎是看到A和B迷惑不解,法官做出了解释,说事情没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复杂在哪儿呢?法官说,复杂在这里:第一,这18万元,所有权已经是B的了。从法律上来说,钱不具有特定性,占有即所有。意思是,你一旦拿给人家,所有钱就转移到人家那里了。第二,所以A要拿回这笔钱,只能也走法律途径,告B不当得利,要求他归还。

       法官的说法,有律师说是对的,并且对复杂的第一点做出了一个补充解释,说钱和物品不一样,比如一套机器设备,送货的送错了仓库,结果这个仓库恰好也被法院查封。但设备能区分,能证明原来的所有权,只要法院审查后确定不属于债务人,就能还给原来的主人。但钱就不一样了,一旦进了账户就混在了一起。

       对于法官和律师这样的说法,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感觉,是否直觉不对劲?是否觉得这简直就是胡扯,但人家是法律上的权威,你又很难确定是不是自己错了?更何况,法律确实也是这个意思。

       但问题是,法律怎么规定,从而我们怎么执行、服从是一回事,但一个法律的规定,或者对法律的解释有没有问题,是不是符合正义,则又是另一回事。法律只是一堆人为的规定,无论经过了怎样合法的程序制定出来,它都不是正义本身,是否正义得看它在解释时,是否符合道德的正当性。而道德正当性的一个体现,就是看它是否符合公众的道德直觉—一种道德上的本能反应,一种常识

       老实说我直觉不对劲,并且问了15个人,感觉和我一样,但他们说不出为什么。我准备澄清这种直觉。

       我发现法官和律师的解释是错误的:在区分钱和物时,犯了逻辑错误。物是特定的,是哪个机器设备就是哪个,所以送错了,退还就是了。但你不能用这一套来解释钱的所有权啊,因为我错汇给了你多少钱,指的并不是我错汇给了你哪些具体的、特定的纸张,而是数额,区分不出哪些纸张是我的还是你的,逻辑上并不能说占有多少金钱数额的所有权,就从我的变成你的了。

       在这个错误的基础上,反常识的现象出现了:明明是我的钱,仅仅因为错汇,居然拿不回来了,要让别人先拿去还债。

       常识对应大众,而“专业”对应少数自认为的精英。以“专业”的名义,把很多东西弄得好像只有少数人才懂,是他们说的才对,从而操纵话语权,这是现代性的特产。福柯在揭露“知识-权力”时已经说过了。

       问题在于,这不是自然科学。常识对应于经验和生活领域,而自然科学研究的是宏观和肉眼看不见的东西,所以反常识很正常。但法律、心理学、精神病学、社会学、政治学之类反常识,动机可就不一定是为“真理”了。

       作者:石勇,来源:南风窗,博主摘自法律风险管理网,链接地址:http://www.legal-risk.cn/n5477c9.aspx

 

留下脚印,证明你来过。

*

*

流汗坏笑撇嘴大兵流泪发呆抠鼻吓到偷笑得意呲牙亲亲疑问调皮可爱白眼难过愤怒惊讶鼓掌